华润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帮助他人是幸福的基础,但在接下来的真实故事中,帮助他人的好心人顾、沉、朱、金、卢不再幸福!好心人:顾某、沉某、朱某、靳某、卢某(车房) 获救流氓:周(车房) 真凶:盛某(车房) 无奈的好心人寻求帮助。 . .事件经过如下:2010年7月29日,好心人顾、沉、朱、金、卢三人到徐邦村购买自家的废品。他们不一样,相隔甚远,各自拥有自己购买的废品,所以没有共同利益。那天早上,靳突然听到徐邦村的一个村民喊道:不远处,有人摔断了腿(指周,但摔断的原因,只有他知道,或者只有盛知道,好心人不是我不知道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并且需要帮助。靳一听后,开始称呼收垃圾的人:顾、慎、朱、鲁(因为是村子,一叫就有回应),好心人顾、慎、朱、靳、陆三三人前来帮助将受伤的周某送到513站,并通知女婿过来,随后女婿带他去了医院。 . .按理说,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在医院,周某拨打了110,公安部门找到了肇事者盛,并录下了供词。供词中,盛和周彼此都承认周是在移动盛的电动三轮车,因为车钥匙没拔,盛的车撞到了周某,有公安说法。其实,周某应该感谢顾某、沉某、朱某、靳某、卢某这些善良的人做了好事,但周某并没有这样做。但事情发生了变化,好心人成了被告。 2011年3月28日,好心人(顾、沉、朱、金、卢)接到法院传票。案情如下:周某请求法院判决谷、沉、朱、金、卢三人承担部分费用,包括伙食费、治疗费、营养费、失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伤残赔偿费、精神损害抚慰费等。 ,以及伤残补偿。鉴定费,除上述赔偿外,索赔费用共计127422.7元,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法院作出终审判决。 (首先声明一下,周被好心人送去车站的时候,周一直在说谢谢,谢谢,但是一转眼,他就变脸换钱了。)这么邋遢,所以不负责任,只是因为周某没有任何证据情况的单方面供述说:(“他们和我是合伙人,他们让我照看车子”),基于这样一两句草率的句子,并且在前提由于没有证据证明他的说法,苏州某市地方法院分院作出了这样的错误判决。怎么可能有说服力?自然法则在哪里,功德在哪里,法则在哪里。 . . .具体审判长:吴某某 审判长:王某某 人民陪审员:司某想请问上述审判长、法官、陪审员,你们的证据在哪里?他们的良心在哪里。 . . .以下是我为好心人辩护,我相信法律依然存在 证据并不能证明他和好心人之间有任何共同利益,好心人从不承认委派周保护车辆在一审的辩护中。本案无证据表明周某与好心人于2010年7月29日发生关系2。一审法院认定,2010年7月29日,周某与好心人前往徐邦村购买废品,周负责他的电瓶三轮车。事发当天,周某并没有和好心人约好去徐邦村收垃圾,而是从自己家买了垃圾。而且,事发当天,好心人并没有将自己的电瓶三轮车停在与周某电瓶三轮车相同的位置。有的地方,好心人的电瓶三轮车离盛的车还很远。另外,从常识来看,用于回收废品的电瓶三轮车并不是很值钱,所以也没必要委派周某去照看。有鉴于此,周和事实上,好心人之间不存在由朝廷确定的共同利益。 3. 事实上,周不小心启动了盛的电动三轮车,造成了他的身体伤害。 (公安声明周和盛都可以用,都承认是在搬运盛的电动三轮车时打断了周的腿。) 许邦村的村民听到周受伤的消息后,好心上前帮忙,把他带走了。他被送到了513公交车站,然后周的女婿带他去了医院。盛是导致周受伤的唯一车主。因为盛负责经济赔偿,所以周的伤与好心人无关。一、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有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七十九条的规定,一审法院判令善意人承担赔偿责任周的责任,这是适用法律的错误。在这种情况下,好心人不是周某行为的受益人,与周某没有任何共同利益。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七十九条不应适用于本案,以构建和谐社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