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矿山治理——绿水青山终不负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17日
       从机器的轰鸣、尘土的飞扬、满目疮痍的山峦, 到绿意的恢复、鸟语花香、碧绿的眼睛, 高标准建设的绿色矿山在神州大地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自然资源部发布的公告显示, 2020年,

全国将有301座矿山列入绿色矿山名单。在安全、环保的前提下, 合理、集约、高效地开发利用矿产资源, 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全国行动 “天晴, 尘土飞扬, 下着雨, 满地泥泞, 看起来很沧桑, 全是木屋木架子, 没有污水处理和环保设施。” “太阳就像月亮, 阴天一样, 鼻孔和烟囱一样。”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这是传统的采矿环境, 采矿只是为了采矿, 没有环保措施,

也没有长远规划。传统粗放式开采方式浪费资源, 破坏环境。 “如果我们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继续走老路是行不通的, 矿业企业必须摒弃过去的观念, 改变生活方式。”中国绿色矿山促进会会长石景熙说。越来越多的企业也意识到矿山资源和生态环境是企业的生命。只有保持自来水源头, 建设绿色矿山, 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绿色矿山不是简单的绿化, 而是满足矿产资源开发全过程资源综合利用、节能减排、生态环境保护、矿山和谐的各项要求。要严格实施科学有序开采, 将对矿区及周边环境的扰动控制在可控范围内, 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
       这一个系统工程从本世纪初开始。 2008年,

《国家矿产资源规划(2008-2015年)》将发展绿色矿业和建设绿色矿山作为重点任务, 各地开始试点探索绿色矿山模式。 2017年, 推动绿色矿山建设的纲领性文件——六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绿色矿山建设的实施意见》, 要求用5年时间基本扭转传统粗放浪费开采的局面产业整体形象, 形成生态文明。建设所需的矿业发展新模式、新格局。至此, 绿色矿山建设已成为国家行动。绿色采矿大大减少固体废物排放、地下充填绿色采矿、立体化工厂建设、矿山土地复垦、矿山遗迹复垦绿化旅游开发、排放废物和能源的再利用、受损植被及周边地区环境的恢复……按照“保护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优先”的战略方针, 十年来, 全国开展了一批国家级绿色矿山建设试点, 新模式绿色矿山建设不断创新。绿色有序采矿可以从根本上消除采矿对环境和生态的破坏。
       绿色采矿始于绿色勘探。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勘查技术研究院研制的空气潜孔锤、管道取心钻等“以钻代沟”新技术, 将扰动区域从过去的大沟改造成钻孔无法仅能达到预期覆盖较厚地段的找矿效果, 对生态环境的干扰才能降到最低。在采矿过程中, 必须采取科学高效的绿色发展。
       采矿技术和节能高效设备保证了采矿回收率、选矿回收率、资源综合回收率满足环保新要求。在陕北矿业韩家湾煤炭公司智能集控平台上, 一名工人坐在电脑屏幕前, 根据作业现场的变化调整滚筒的位置和支撑方式, 尽量减少流入矸石。韩家湾煤炭公司一名采煤机司机说:“以往工作面控制滚筒采煤, 煤尘重时, 根据经验调整上下刀位置, 矸石会被意外切割,

现在屏幕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工作面, 操作更准确。资源的高效利用, 特别是“三废”的管理和利用, 是绿色矿山建设的重要内容。中煤集团大屯公司孔庄煤矿是一座老矿。近年来,

开发了“压缩机风机洗浴废水”余热回用项目。
       该项目的核心技术是污水源热泵技术, 即污水源热泵机组做功, 将低品位热能转化为高品位热能, 为第二天的洗浴热水提供热量, 并最大限度地利用矿山余热、废水和煤矸石。
       回收。现在, 越来越多的地雷变“绿”了。 2019年, 实施国家绿色矿山目录管理制度。能够入选国家目录的企业, 可以说是走过了五关六关。需要满足自然资源主管部门制定的采矿环境、开发方式、资源综合利用等100项具体指标。 、节能减排、科技创新、企业管理和形象等六个方面的考核, 非常严格。迄今为止,

已有数千家矿山企业“披上绿衣”, 进入国家绿色矿山名录。生态修复“开采与治理”, 除了在生产过程中加强绿色有序开采, 解决现有矿山地质环境问题, 按照现行政策, 在建和生产矿山引发的矿山地质环境问题, 矿山企业是负责治理恢复。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对责任人留守、遗失的矿山地质环境问题要统筹规划、管理和修复, 中央财政给予必要支持。天鹅、白鹭、灰鹭、夜鹭、苍鹭、秃鹰、翠鸟……河北省邯郸市丰峰矿区清泉公园一年四季都有各种鸟类出现, 引得摄影爱好者流连忘返。美丽的清泉公园, 碧水碧海, 几年前是大型采煤沉陷区。峰峰矿区委相关负责人介绍, 矿区矿产资源丰富, 煤化工、钢铁、陶瓷等产业一度辉煌, 但生态环境也到了不得不被视为。禁止采矿, 停止所有私营石材厂;恢复煤矸石山, 控制塌陷区;建设湿地公园……经过一系列行动, 峰峰矿区的生态环境越来越好, 重污染区的帽子也摘掉了。在美丽的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 鹤庆金墩乡的一个破旧矿区, 严重影响周边环境。三年前, 中冶天工集团承担了该矿区的修复工程。团队采用了施工难度极高的“边坡处理施工技术”:对30米高的边坡进行机械爆破, 再进行“机械边坡修复”。现在, 废弃矿区已经打造“山”、“水”、“田”、“园”的郊野公园。如今, 很多矿山都在进行“矿区变景区”建设:新疆凤城油田实现“地下采油、地上旅游”;青海都兰金辉矿业将沙漠戈壁变成了绿洲;湖州五行带西东红废弃矿山变千亩茶山……自然资源部发布的《中国矿产资源报告(2021年)》显示, 我国矿山生态环境持续改善。 2020年以来, 为支持重点流域和重点地区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 中央财政拨款20亿元, 支持12个省(区)开展黄河历史矿山生态修复治理流域与青藏高原。